尹倾寒

欢迎大家收看——

新文是怎么诞生的,大型综艺活动

《ddl来了》

途不归:

【生怕你乐2.0】小圈虐文联文活动终宣

活动时间:2022.1.27

活动tag:生怕你乐2.0

策划:@天冷来串郡肝肝  @途不归 


◆【整点时间】

00:00—— @.昼夜听风眠. 

01:00—— @飒飒开火车 

02:00—— @阿清今天不熬夜! 

08:00—— @木单   

09:00—— @未易 

10:00—— @栖寓 

11:00—— @曦风夕雨 

12:00—— @尹倾寒 

13:00—— @途不归 

14:00—— @冰雹飘飘(正版勿催更) 

15:00—— @左子猫 

16:00—— @岁月是把挽大刀 

17:00—— @宸玖 

18:00—— @一根头绳 

19:00—— @莫比乌斯的Marimo 

20:00—— @膏粱 

21:00—— @疏言。 

22:00—— @攻里攻气的北北猛1 

23:00—— @努力向上爬的捷子 


◆【彩蛋时间】

00:12—— @航航爱学习. 

05:20—— @小楼昨夜 

20:02—— @派送星星的小耶 

20:30—— @所以然(鸽子回巢 

21:12—— @与山 

21:21—— @芝士泡菜 

21:40—— @匠古 

22:22—— @随心随性 

22:44—— @_一夜暴富_ 

23:23—— @遥辄沈倾(置顶抽奖) 

23:59—— @偏生一隅 

23:59—— @云归暝 


感谢以上全体老师的参与。

占tag致歉。

(海报背景图片源自wb)


生怕你乐2.0,敬请期待。


【乐不死你24h | 20:00】绅士们的七夕

·长发美人珠宝商邵启蛰x魅力帅气珠宝设计师严玦

·略有腹黑的外冷美人x感情上略显憨批的认真帅哥


  

 

“亲爱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么‘绅士’的一面。”

“必不能让我的严先生吃亏,既然如此,那择日不如撞日,我们明天就去。”

 

 

 

【前面还有】

  “严老师,明天就是七夕了。我想请个假去陪我男朋友。话说严老师不和邵总去过节吗?”

 

  说者有意,听者有心。

 


 

 【后面还有】

 

 



来来来冲ddl了

人间造糖厂:

【乐不死你24H终宣】

——小圈七夕甜文24h


“夏天过去了,浪漫与甜蜜却永远生生不息。”


宣发主页:人间造糖厂

活动平台:lofter

活动tag:乐不死你24H

活动时间:8.14


策划 @途不归 

宣图@派送星星的小耶 


★整点时间★

00∶00@谭无双 

01:00@途不归 

02∶00@飒飒开火车 

03∶00@白青 

04∶00@派送星星的小耶 

05∶00@白漓 

06:00@遥辄沈倾 

07∶00@紫爰 

08∶00@顾清行 

09∶00@木单 

10∶00@小阿离离离离 

11∶00@最乖懒猫咪. 

12∶00@五爷是爷 

13∶00@岁月是把挽大刀 

14∶00@航航爱学习. 

15∶00@西瓜脆啵啵 

16∶00@桐屿TongYu 

17∶00@天冷来串郡肝肝 

18∶00@落笔无痕lbwh 

19∶00@_谁不曾谁不想_ 

20∶00@尹倾寒 

21∶00@疏言。 

22∶00@崋言 

23∶00@未易 


★彩蛋时间★

05∶20@小楼昨夜 

13∶14@谢折枝. 

15∶30@残柳倚人[☁️] 

18∶30@随心随性 

20∶00@我只是在假正经 

21∶30@云秋筠 

22∶22@_一夜暴富_ 


感谢所有参与者,为我们带来这场甜蜜盛宴

七夕佳节,请您共赏人间美好。


刚到洛阳就下大雨

今年天气真的邪门,19刚到就开始下雨。

今天刚好一点。

工地都淹了,麻了。

还得去考察。

短期通知

明天开始我要去参加研习,有室友。码字可能不是很方便。

↑如果没有更文这个就是原因。

不好意思这个月真的,太忙了。

完全没想到会这么忙。

(十一)人心不如草

  楚璟玉对于墨无书留下的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提醒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至于提醒的效果——也实在是说不上究竟是让他轻松了些许还是更加紧张。本想着做不过豁出去一顿打,这下倒是有些进退两难了。

  吃,还是不吃?

  眼下这属实成了一件人生难题。

  这不吃吧,那么一句提醒横在头上,总像是悬着把落不下的剑,骇人的很;这吃吧,他少说也塞了五六大碗下去了,再能吃的人也禁不住这么折腾。更何况昨夜酒醉,胃里猛地灌了这么多东西下去,现下没有翻江倒海,已经算是他身子骨强健了。

·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

  饿什么饿!这简直——!惨无人道,丧尽天良!楚璟玉望着不知道第多少碗面条,还有桶里那仍旧满满当当的一坨……实打实地打了个寒颤。脑中不断闪现幼时被自家老爹举着戒尺逼着背下来的文章,只觉得——古人真是,诚欺我也!这怎么和那些圣人说得不一样呢?

·

  “来,水提好。对,马步扎稳了,说的就是你,年纪轻轻的别这么虚,这才多会儿。”

  楚璟玉此时正扎着马步,手提水桶立在正午的烈日之下。更别提头上还顶了个灌满水的小碗,水桶地下还是满满一摞刚抄好的课业。

  他总算是明白,墨无书那意味深长的一句提醒究竟是什么意思。苏沐云确实不揍人,他只是会用另一种方式,让人记住他想要让他们记住的——而且还丝毫不用动粗。

·

  “诶,对喽~小子,你可稳住了,不然这遭殃的还得是自己。”

  苏沐云满意的上下看了看,一边不嫌事大的拍了拍自家小徒弟的肩膀,全然不顾他那一副咬牙切齿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犹嫌不够的又添了一句:

  “对了,扎玩以后记得把那些看不清的再默一遍,我可是要检查的。”

  “你也别这副表情,为师可是在帮你强身健体,顺带复习功课。不打不骂的,还这么心善,你得感谢我啊,知不知道?”

  撂下这句话,他便悠哉游哉地从屋内扯了个藤椅出来,就着正午的阳光,悠闲地躺了上去。左右那些琐事也处理完了,穆宁那小子也去办事了。至于墨无书,用过早饭就回去了,至于瞒不瞒的过去,总之也不是他能掺和的。

  正好,看着这小子一下午,权当空闲娱乐了。

·

  这便是苏沐云的处罚方式。

  吃不下多少,少几碗,就抄几份书;省几碗,便去日头下扎多少柱香的马步。总也站不了一天,最多也不过沾点暑气,以这些常年习武的身子骨,总也是出不了大事的。

  至于那些水桶——也不过是,溢出来的水沾湿了多少张抄好的纸,事后把那些模糊不清的重默一遍便是。合情合理,可谓是居家旅行,强身健体,教育良方。

·

  苏沐云理所当然地将自己放在了德高望重,寓教于乐的好师父的位子上。

  不过显然,楚璟玉并不是这么想的。

  他先是被拉过去盯着抄了不知多少页的书,紧接着就被赶到了这么个烈日下面。夏日的太阳毒辣的炙烤着身上的水分,晒的人口干舌燥。心中渴望的清水就在手边,却一点也动不得。久经习武的身子也架不住这么折腾,这两三柱香的时间下来,腿部的肌肉翻着无力的酸痛,无意识地在炎热的暑气中抽搐,手中的水桶随着身子晃动,水珠从桶中溅出,砸在地上铺开的宣纸上,晕出一片墨花。

·

  “欸欸欸,注意点儿,这夏日炎炎,清水可宝贝的很,洒了多不值当。”

  身后不合时宜的响起一声吆喝,懒洋洋的透着十足的戏谑。苏沐云捧着个不知何时切来的西瓜坐在一旁,漫不经心地提醒着楚璟玉的“小失误”。

  “我说小玉子,是不是光站着有些无趣阿?这样,我心疼你,正好陪你说说话,帮你转移一下注意力。”

  “不如你就来说说,嗯——捞面好吃不?”

  他端着个西瓜晃晃悠悠的闪到楚璟玉面前,捧着蹭了下自家小徒弟晒得有些干燥的唇角。端得一脸善心大发,体贴和善的表情。若不是此番场景已经持续了有一阵时间,倒真像是个脾气极好的师父随口而来的关心。

·

  只是这“关心”不可谓不沉重。

  楚璟玉本就被晒得难耐,夏日的西瓜水分十足,只一蹭就为干渴的唇染上了甘甜。只那一瞬,便更加让人难忍。苏沐云的问题更是与那水灵灵的西瓜一同冲入大脑,刺激的人要当场崩溃。

  “挺……好。”

  他咬着牙吐出这么两个字,心中只想这老狐狸可再别想什么见鬼的法子折磨人了。

·

  “是吗?”

  “哪里好呀?”

  “你昨晚那么心心念念,今儿又吃了这么多,总也能说出哪里好吧?”

  苏沐云看起来并不满足于两个字的回复,他笑眯眯的品了品那两个字,随后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楚璟玉,显然仍在执着于这个问题。还不忘在一旁的香灰中重点一根新的插上。

  简直过分。

  楚璟玉恨不得当场就把那两桶水泼在这个笑面狐狸的头上,顺便再把西瓜抢过来吃几口。可是,他不敢。几次的失利不得不让他开始小心谨慎起来,眼前这个脾气极好的家伙,显然不是个好对付的。谁知道今日泼他两桶水,明日是不是就要把他扔去山后的河里泡澡去了。


【原创】异同

——有人说我是希望,有人说我是深渊;有人见我满心欢喜,有人看我汗毛倒竖……

那——你呢?

 

Dear, Inconnu:

我叫Lapin。

其实这并不是我的名字,或者说,这并不是我唯一的名字。

希望你不会感到唐突,贸然写信打扰并非我的本意。不过,作为礼物,我为你带来了一个故事。

 

 

我本来是只顶普通的兔子,就和你所见的任何一只兔子一样。

直到有一天我被人发现。

我听见他们在高声呼喝,

他们用箭簇射向我的身躯,用布袋将我的尚还温热的身体包裹起来,用麻绳将我的四肢捆绑,用烈火炙烤我的皮囊。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浑身轻极了。

我飘在空中,看着人群中的“自己”。

——我听见他们在喊恶魔

 

然后?

然后我冷极了,困极了,累极了。

我看见自己的身体被火焰一点点吞噬,我听见声音逐渐远去。

我睡着了。

睡了很久很久。

 

 

抱歉,我实在是太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

请原谅我有些啰嗦的前言,我们的故事马上就要开始下一个部分了。

那是个温暖的春季。

我是说,等我再醒来,已经过了不知多少个年月。介于你应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事情,我不介意仔细讲一讲,多耽误你一点时间,好吗?

我自凛冬睡去,那时的人们高举着火把,时而在磨坊里劳作,时而去森林猎捕。

他们有精巧的马车,漂亮的庄园,贵族们过着富足的日子。

而我醒来时,漂亮的庄园变得古朴,精巧的马车被呼啸的蒸汽火车取缔,人们开始建造城市,王权贵族被有钱的富人取代。

而我,我依旧生活在森林,很小,天空不再蔚蓝,灰蒙蒙的,空气呛得我只想咳嗽。

 

我似乎又不能飞了。

 

我想要再看看这个世界,于是,我从森林中离开了。

我又看到了一群人,他们手中拿着猎枪,银色的枪管对着我的双眼,我很害怕,箭簇穿过身体的痛楚似乎还在脑中,一遍遍地在记忆里回放。

我跑开了。

我拼尽全力的跑着,周围的树木变得模糊,我的四肢开始发酸,我就要跑不动了。

我看见他们向我扔来的网兜,我闭上了双眼,等待迎接新一轮的苦难。

可是,并没有。

我感觉到网兜落在身上,我听见人们快速地围了过来,没有苦痛,没有烈火。

——我听见他们在欢呼着希望。

 

好奇怪,我不理解。

为什么明明都是人类,他们却有不同的态度?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我明明什么都做不了。

 

 

我被带到了一个小姐面前。一个,身体很不好的小姐,面色苍白,嘴唇也发着青色。我敢说,那是我见过最虚弱的人类了,虚弱的好像不具备任何一丝活力。

他们指着我,说我是生的希望。

于是,我被放到了丝绸织成的软垫上,每天都有美味的食物供应。在这里,我总能看到穿着古怪的人进进出出,他们手里拿着棕色的药瓶,银色的针尖。一开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可后来我知道了,他们是医生,是来给那个女孩治病的。而如果治不好,女孩的生命就会消逝。

万幸,那个女孩似乎真的在好转。

我看见她的脸色逐渐红润,嘴唇染上了鲜活的色彩。我听见她悦耳的歌声,似乎每个人都在欢欣鼓舞。

我又得到了更多的美食,我看见他们眼中闪着惊喜,神往与激动。

——我听见他们说我带来了奇迹。

 

 

我过了两年那样的日子,锦衣玉食,有专人侍候。

讲到这里,我陌生的朋友,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

我希望你有,毕竟你是个幸运的家伙,而且还是个耐心极好的好人,再次感谢你读到现在。

我知道你肯定想要知道那两年之后我怎么样了,其实我不是很想讲,因为那没什么意思。

——我被扔掉了。

 

我记得有一天,有一个侍从偷偷带了一只和我很像的家伙进来,借此把我换了出去。

他带着我来到一个破旧的小屋,请原谅我有些冒犯的评价。那的的确确可以算得上是家徒四壁了。夜晚连个像样的电灯都没有,只有肮脏的燃烧了很久的蜡烛,甚至还在冒着呛人的黑烟。

在这里我看到了他的老母亲。

那是一个面容枯槁的老妇人,身上的衣料破烂的不像话,还有一股子酸臭的霉味儿。

那双手,哦,我亲爱的陌生朋友。那双手就好像是经历风霜的陈年枯树枝,吓人极了。

他用手擦了擦那个木桌(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木桌的家具)上的灰尘和污垢,把我小心翼翼的放了上去。

我看见他虔诚地下跪,双手合拢。

——我听见他在祈祷着生命。

 

所以我就说人类真是奇怪。

没有侮辱你的意思,我亲爱的朋友。

我明明什么都做不了,我明明什么也没有做。

却总是莫名其妙的对我抱有了不同的态度与期望。

 

那老妇人最终还是去世了。

就在寒冬的第一个夜晚,她没能撑过去。

那侍从似乎伤心欲绝,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发出了无力的嘶吼。

他似乎想要砸什么东西,但显然屋内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供他去砸的了。于是他把目光转向了我。

我看见他赤红的双眼,瞪得圆圆的,大大的,充满着可怖的血丝。

——我听见他在咒骂着谎言。

 

显而易见,这位可怜的侍从把对母亲过世的悲伤和对命运的无力怪罪到了我的头上。

一只兔子的头上。

 

真可悲。

 

于是我就这么被扔出去了,在这寒冬腊月里,我找不到食物,也没人愿意照顾我。

于是我又能飞了。

不过这回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死了。

可能是冻死的,也可能是饿死的,总归不是太好看,在这里就不详细赘述了。

 

这是个结尾不怎么样的故事。

不是吗?我亲爱的朋友。

但我认为多听点故事总不是坏处,

我希望你也这么想。

毕竟我们还要再讲一小会儿。

 

 

又是不知多少个光阴以后,我又一次的降临世间。

不过这一次,城市高楼代替了过往古旧的都市。广袤的森林被缩减为小小的一片,我转于广厦间求生。

对,你听着应该开始耳熟了。就是你所处的这个时代,也是我前不久经历的事。

 

那天,我正在一个昏暗的桥洞下找吃的。

你要知道,森林面积的缩减让我不得不流亡于城市,食物是难得的至宝。幸好你们人类总有一些乱扔东西的小毛病,才得以让我们生存下来。

唔——话题似乎有些偏了。

不过我要说的就是那个时候,我正好找到了一块面包,正当我捡起来准备饱餐一顿的时候——

有一个瘦瘦干干的男人跑了过来。

 

一个,满脸惊恐的高个子男士。

我本来想要躲开,毕竟我也不是很希望再被当作什么希望啊,恶魔啊,或者是鬼才知道的什么东西。

可很不巧,那位瘦高的先生似乎极度精神紧张,他很快注意到了我——一只小小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兔子。

然后他尖叫起来。

——我听见他在惊叫着鬼魂。

 

然后他就跑开了,并没有对我做什么。

除了他也把我当作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以外,

我倒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给你写这封信了,不是吗?

 

不过我也不是很在意。

毕竟我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事,

就算是给你讲的这几个,也只是冰山一角。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我的朋友。

生命存在于时间,你我皆是时光中的一个微小的组成。

区别或许在于,

我记得一切,而你才刚刚开始。

但其实总归也没什么大的差别。

 

诚如所言,我就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兔子而已。

而世间的一切似乎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故而,

有人看我如梦魇,将我焚烧殆尽;有人视我如希望,祈祷着奇迹降临;有人咒我为谎言,将一切无所作为归结为虚妄;更有人惧我如鬼魅,惊惶呼喊着逃窜……

一切的一切,

似乎都与我有关,却又没有半分联系。

 

至于你,我的朋友。

在信的末尾,容我冒昧的再问一个问题。

——世人如此,你又如何看我?

 

愿我们终有一天得缘相见。

你的朋友,Lapin


写手二十问

感谢@天冷来串郡肝肝 and@寒霜降 的邀请,前来答一发题x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一下他的由来)

 尹倾寒(现在是,未来就不一定了)

至于原因





不如你猜猜看?

 

02.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其实从小学那会儿就写东西了,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写的是什么。

正式的话,从初中吧。

因为喜欢,讲故事,而且也很解压。所有你现实中看到的,见不到的,能说的不能说的,都能用文字表达出来。

 

0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

 以前的话偏古风一点,现在的话我感觉就——自由奔放?

 

0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区别。(无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不能算大,但确实有改变。题材的话尝试更多了,比以前写的范围要广很多。

 

 

05.喜欢的风格(无论是文字,故事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充满张力的文字,带着灵魂的篇章。

 

06.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要爆炸)

其实我觉得只有赶ddl时才会真的键盘爆炸。

擅长什么,或许我的朋友们比我还清楚x

 

 

07.最不擅长写什么?

 车……?以前写文太朴素可能一时半会儿还飚不起来,虽然脑内已经N个g了。

 

08.你写一篇文章/小说需要多少时间?

 看情况吧。没有固定时间。


0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

 不确定,有可能只需要一个灵感我就能立刻动笔。但也可能一两年都还只是构思。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有。

查资料。

还有熬夜。

我属于夜猫子打字党,晚上码字最快。这个可能会让身体偶尔有点小问题但暂时还构不成困扰。

至于查资料,我个人很喜欢,不写文也会看很多东西,这对我很有帮助,也算个人兴趣爱好。

如果硬要说有困扰的,那可能就是如果码的不满意我可能直接会把它们扔进垃圾箱。

↑so,有时候没有文不是没写,可能是被我扔了。

 

11.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试用的工具是?

 构思的话手写或打字都有。

码字一般用打字多一些。手机的话用随笔记和口袋写作。电脑的话直接Word永远的神。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和正式稿风格有区别吗?

 有时候会写,风格可能差不多,但也可能更奔放。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一切感兴趣的。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是谁?他们有没有影响到你的文风?

 很多人,谈不上哪个更喜欢。

比如金十四钗,钗老师的文风以及表述确实让我对创作更有激情。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吗,或者从事相关职业吗?

 没有。

尽管我喜欢写东西,但在此引用美国文坛地位很高的作家菲利普·罗斯的一句话:

“真的,这是一个糟糕的行业……只是折磨而已。你不停地写不停地写,接着把写的所有东西都扔掉,因为你觉得它们还不够好。”

 

16.在创作上有没有特别的经历?

 没有,暂时没有。

 

17.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

有事没事都喜欢来写点什么的程度吧。

 

18.从最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

 最喜欢的永远在构思中。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怎样的改变?

 喜欢。

往我喜欢的方向再发展发展更好,更有张力和灵魂那种x

 

20.最后,请你点六位在写作的朋友填写问卷

就不艾特了……感觉认识的不足六个,而且还都是写过的。

来放个请假条

上周脚伤到了去医院处理了一下,养了两天。

行动不太方便这周又忙,字还没来得及码。

稍微再拖两天。

不好意思。